快到春节的时候,公司有个小活动是抽签回答问题,我抽到的是“这一年工作后,和一年前的自己有什么不一样?”

我的回答就是标题。


如果用一个词总结2014,我大概会用“起起伏伏”,而所有的源头,要从2013年底说起。

13年12月-14年3月:我是一枚盒子君

13年12月,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招聘实习生的信息,简单电话面试后,我来到了广州。

那时候一个人来的,在火车站让周阿智先走后就哭成傻逼。

我坐了一夜的火车,从0℃的湘潭来到15℃的广州,手拖着装有被子衣架什么的40斤行李箱,身上穿着厚长版羽绒服,到广州后白眼翻到差点中暑。

一天后,我到公司报到,就此莫名踏进“社会创新”圈,可是那时的我只关心早中晚吃什么。

我的上司叫安猪,他也是公司老板。安猪因为创办“多背一公斤”和“一公斤盒子”而被熟知,据说挺有名的,还当过陌陌代言人(……贵圈真乱)。但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唯一的想法是:微博头像不是年轻小伙么?怎么是一个大叔?!

年末总结1.jpg

公司地址在广州东山口的一栋民国故居,他们取名叫Mao’s space,因为老毛曾经在那住过一段时间(我曾经天真以为是“猫”的意思)。二楼的办公区域,除了一公斤盒子,对面是大名鼎鼎的乐岛共建(对就是那个荒岛图书馆和快乐实习生等项目的团队)。还有一个公司叫“天地人禾”,据说做生态农业卖米的,老板老刘送过我一小袋米,挺好吃。

那时候我在盒子的工作是打理微博和微信,我发的第一个微博因为开头是“中共中央balabala……”而被他们笑了很久……谁没有年轻过呢 - -。

但其实我一直觉得,在盒子的实习给我最大的帮助是视野的开拓。在大学,我不知道TED、Enactus、NGO,而“社会创新”更是到了广州后才听说。在盒子的四个月,我见识了许多好玩的人各自在做一堆酷炫的事,有人在做中国的“co-working空间”,有人当CEO之余也是心理咨询师,还有人生物硕士毕业跑去当设计师。

这些“跨界”的人让我知道,生活有无限无限无限的可能性。

也正是这些经历,让我在毕业之时对未来有更多信心。

年末总结2.jpg

14年4月-14年10月:挣扎和崩溃都是觉醒的过程

这六个月的轨迹大概是这样:入职-辞职-入职-辞职

是的,在半年内换了两份工作,我要是HR都会皱下眉头。可是,你听我慢慢说。

结束盒子的实习后,因为对于“群面”的痛恨,于是我没有走常规的校园招聘道路,而是从豆瓣小组找到一份工作。

那是一家叫“国馆”的公司,主要产品是白酒。他们选择了最好的产地,用了最好的原料和酒曲,在最古老的酒窖里,配上最中国的瓶身设计,最终酿造出最好喝的白酒,并用互联网思维来卖它。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国馆建立起了自己的“传播矩阵”,简单来说,就是同时运营几十个微博、微信账号,让这些不同风格的账号在有需要的时候为公司产品服务。

而我做的工作,就是这些账号的运营员之一。最多时候我手握5个微信公众号、4个微博账号,每天转载几十篇文章,揣测用户喜好,分析用户行为,选择最具“爆点”的文章,一切都为“转化率”这个数据。而如果关注社会化运营的话,会记得不久前有篇文章叫《你饿不饿?朕给你讲个段子》,10万+的阅读量,就是国馆出品。

我不会说这是个没有意义的工作,但是对于始终有原创情节的人来说,这是一份让我不知道怎么坚持下去的工作。同时我跳出我个人岗位和思维,我没有在公司找到一个合适我并且我也喜欢的岗位。

对于辞职我考虑了非常非常久,甚至在我提交辞职报告后被不少于5个人找过谈话。最终因为各种阴差阳错,我还是在6月底离开了国馆,但我会记得在那里遇到过的每一个值得我学习的人,并始终祝福它。

离开国馆后就得重新找工作,当时我想到重回盒子,我的考虑是:1)对团队熟悉;2)喜欢盒子自由的氛围;3)能够做我想做的“原创”。

于是我联系了安猪,又是一次面试后,重回盒子。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了……

重回盒子后一开始很开心,毕竟免去了入职适应的那个阶段,什么都熟悉,于是就比较得心应手。但是渐渐,我感受到压力和艰难。

首先是工作能力。安猪是一个在工作上有非常严格要求的人,他说我“起标题的能力不错”,但受不了我的“不会讲故事”和不简洁。

其次是工作方法。因为对于完美的追求,所以安猪常常会反复已经达成的共识,这也是我最希望能够改变的,我认为无论好坏需要交予市场或用户来反馈,但是安猪是一个有坚固价值观的人,他的态度是:除非你能用毫无破绽的逻辑来说明你的观点,否则你说服不了我。而当时的我,是一个没有批判性思维、逻辑弱到爆的人。

最后是工作态度。当我工作了两个多月以后,我突然发现一个事实:原来对于一公斤盒子的所有产品,我并不热爱。我探究了自己,发现原因有二:首先,我的受教育经历并没有多少波折与故事,所以我不像有一些大学生一样去支教,我对教育事业并不是很有热情(其实从我打死不愿做老师开始我就应该认识到的);第二个原因,我不是妈妈,所以对教育及孩子没有本能的关注。

认清了现状并对未来做了分析后,我向安猪提出了辞职。

对于安猪及这段经历我是感激的,因为它不仅让我见识到更广阔的人与世界(两个月里去上海出差一次,被采访过一次,在一家报社开了一个专栏,认识了无数无数好玩有趣的小伙伴,这些都是宝贵的经历),而且这两个月让我更加明白自己对未来的选择,最最最最最最最重要并且受用终身的是,它训练了我最基本的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是一个我认为非常重要的工具,具体的我希望有时间另外写一篇文章,感兴趣的可以在知乎上搜索相关问题。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如今我能冷静而客观的描述以上经历及事实,但当时的崩溃和挣扎恐怕除了我自己,就只有周阿智知道了。曾经连续工作将近一个多月,周末没有休息;还有一段时间“上班就像上坟”,每天一想到要去上班难过得要命;崩溃痛哭更是时常,那种对自身深深怀疑与否定,有过一次就够了。

在几次崩溃与思考后,我渐渐认识到也许并不是我不够好,而是我和这家公司、这个老板在工作上并不合拍。一定有人会说“要适应公司”、“不要这么以自我为中心”,但我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与改变,但如果老板与我都难受的话,我认为我还是有自由选择我自己的人生。

14年11月-15年2月:终于在田野上撒欢

辞职后我的打算是休息一段时间,看书发呆胡思乱想随便怎样都行,我需要一点时间“找自己”。

我先回了一趟家,然后旅行了一个星期。这里必须再次感谢安猪,因为他担心裸辞的我在经济上会有压力,所以让我以兼职的身份继续参与一部分盒子的工作,直到我找到新工作。

没过多久,接到女神Linda的信息,说希望我能参与天地人禾的一个项目。

Linda是天地人禾的女老板,就是我上文所说的“生物硕士毕业跑去当设计师”,她原先是盒子的,后来跑去天地人禾种田,没错,就是从办公室左边跳到了右边。

Linda希望我参与的,是一个叫“第三时间”的项目。这是一个为天地人禾的糯米酒寻找意见领袖(KOL,Key Opinion Leader)品牌活动,希望寻找的人除了在工作时间与生活时间都有出色表现外,也经营着自己的兴趣爱好与特长,所以叫“第三时间”。

这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项目,因为不仅可以听好玩的故事,而且可以将这些故事写成文,希望传达的是独立、自由、热爱生活的态度,最重要的是,这也是我自己希望达成的生活状态。

我陆续采访了四五人,有本科读中文系业余时间是化妆师现在在美国读社工的学霸妹子,有辞去CEO去当心理咨询师的年轻人妻,也有白天是奢侈品销售业余时间是画家的新兴艺术家。这个项目希望找到三十位这样的人,如果有合适人选,也请告诉我。

后来的故事就是,我现在在天地人禾做传播,每天和一群逗比快乐地生活,工作时想着怎么用十八般武艺把天地人禾的好吃健康有机米和好喝原浆糯米酒推荐给更多人,偶尔也去乡下田里当当小农妇,吃的喝的抹的慢慢换成天然与有机的,对土地与食物有了更多情分。

年末总结3.jpg

就像一只被放出笼的狮子,终于有了广阔天地与田野,自由撒欢。


2014从毕业到工作,经历了没想到的困难与挫折,也收获了比想象中更多的经历与思考。

感谢破罗和彭所长仿佛没有底线的支持,任我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并且好像一直很以我为傲的样子。我爱你们。

感谢周阿智,既帮我冷静分析问题,又无条件奉上肩膀与拥抱。嗯,更多的话我们私聊~

想了解我现在公司的,公众号ecorice会给案。

有兴趣买米买酒自用送人的,TB搜“天地人禾农墟”,买之前找我给打折~

2014就酱啦,(春晚腔)亲爱的观众朋友,咱们明年再见~

年末总结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