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9486237949.jpg

(图片来自网络)

回家后的第一顿饭是家族聚餐。有一盘菜离比较远,于是老罗同志就和从前一样给我夹菜。

这时候小姨问:“欣儿今年多大啦?”

我答:“23。”

小姨笑着说:“23就和小时候一样,还是爸爸给夹菜,”然后转头和二姨说:“我23的时候都生老大了。”

于是在这顿饭的后半段,我一边吃着好吃的,一边思考:23的人,应该是什么样?

我想到这些:

23岁,大学毕业,在一个城市谋得一份工作,日日夜夜为其努力,有时想到未来,不知道是迷茫还是焦虑;

23岁,以研究生的身份继续拥抱校园,生活平淡也有惊喜,但偶尔会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23岁,或已嫁作人妻,为君洗手作羹汤,或陪伴着孩子,看Ta一点点长大;

……

我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情绪:明明才刚刚鲜活的年纪,为什么会有种“人生就这样了”的沧桑感,似乎从此以后要正襟危坐一脸成熟,不能难过不能撒娇不能恶作剧,日子最好不要有波澜。

可是仔细掰着手指头算算,23岁,不是才过了人生的三四五六分之一吗?

如果20岁出头就固定了笑起来的弧度,那么接下来的半载岁月,要怎么过?

我认识一个人,叫Linda,她是我见过最酷的女人。

她女权,她在鼻子上打了一个鼻环,她最爱穿吊带虽然胸是A-,她是人妻但她赞成多元家庭,她的打扮就像混道上的,但是她在教育方面工作了五年。

她在知道我92年的时候也气得嘴歪歪,怒吼:“比老娘年轻将近十岁啊擦!”

今年,她在30岁生日那天办了个生日趴,主题是“30 is the new 17”。

她让我相信,日子过得活色生香才是头等大事。

所以,在23岁,还年轻得要命的年纪,我想:

去看很多很多风景;

等待很多很多次日出;

大口吃很多很多好吃的;

为冷笑话大笑很多很多次;

成为一个很有趣很有趣的人;

做很多自己觉得很有趣的小事;

虽然,他们说我都23岁了。

可是,我也才23岁而已。

我可是永远的少女呢哼!